Hyrid Camry首席工程师过劳死

作者 Mark Levison译者 李剑

上个月,日本劳工委员会声明Camry Hybrid项目的首席工程师死于过劳。在他生命中的最后几个月里,他几乎每个月都要加班超过80小时。就在他要飞往Detroit Auto Show的前一天,心脏病突发,与世长辞。

一石激起千层浪,种种争论纷至沓来。我们能从丰田学到什么?什么是可持续的开发步骤?我们为什么开发软件?

Joe Little 想问的问题是,在丰田里面,到底拼命加班算是精益的基础,还只是跟某个具体的团队有关?他提醒人们,即使丰田是精益的制造者,他们自己也没有做的很到位。不过我们依然可以向丰田和其它精益实践者学习。

Robin Dymond说:

这个故事让人很难过,但也能让人学到不少东西。丰田的精益制造开发模型,把产品负责人、Scrum Master、技术领导都混在了一起,变成了一个角色,名为首席工程师。我跟Mary Poppendeick曾经讨论过,这种模型也可以用于软件开发。我遇到的问题是,产品负责人本身已经负担很重了,再加上额外的技术和过程方面的责任,实在让我不堪重负,没法一直保持良好的工作状态。我感觉这也许就是问题所在。

精益软件开发的作者Mary,在回复中谈到了她在3M作为产品带头人的工作经历:

在优秀的团队里面,团队成员对他们开发的产品充满激情,所以他们会自愿超额工作,加班。我也不觉得技术带头人是个什么都知道,什么都掌控的家伙,他只是可以用他的远见卓识,带动起团队的干劲。我当产品带头人的时候,连产品负责人的工作都没法自己干,但是我知道怎么从团队里面选出合适的人来,放到合适的位置,让他们积极完成目标——然后一切都会顺理成章。

她继续谈到,如果大家只是把工作当成一大堆要干的事情自己抗起来,不跟团队一起承担,那任何角色都会成为生命不可承受之轻

最后,在谈到管理层提出的最后期限和固定特性时,Mary回复说:

也许导致这种症状的最大问题在于,出于某些原因,软件是从整个系统中脱离开来的,也跟系统的整体业务目标扯不上干系。所以没人能对它产生热情。我们必须停止开发软件,动手搭建为重要需求服务的系统,这样团队成员就可以做出正当的决定:这个规划有多重要?那个难度很大的特性有多重要?从长远目标来看,哪种测试策略最合适?整个系统的成本到底有多高?

查看英文原文Death of Hybrid Camry Chief Engineer is Ruled Overwork

Advertisements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博主赞过: